今天是:2017年09月20日星期三八月初一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教学改革
科学研究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改科研 > 教学改革
《黄帝内经灵枢》校雠二十一例
 
【说明】本文已发表于《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》2006年第 4 期
 
 
《黄帝内经灵枢》校雠二十一例
 
李亚军(陕西中医药大学人文科学系  陕西咸阳  712046)
 
 
    摘    中医经籍因至今仍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,所以其中存在的文字错误便不可等闲视之。本文依据校勘之道,以笔者所撷并参酌前人成就,校释或补充校释了《黄帝内经灵枢》中存在的21例文字错误,以裨医籍校勘及医经解诂。
    关键词  黄帝内经  灵枢  校雠
 
中图分类号:R221    文献标识玛:B    文章编号:1002-168X200604-03
 
    1.《灵枢·九针十二原》:“节之交,三百六十五会。知其要者,一言而终;不知其要,流散无穷。所言节者,神气之所游行出入也,非皮肉筋骨也。”
    按:本节言脏腑脉气之所出及其循行情况,与“知其要者 ~ 非皮肉筋骨也”四句无涉。四句横阻于此,不伦不类,以致文意悬隔。又《灵枢·小针解》亦无此四句。考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有之,当系简脱于彼而错窜于此而然。
 
    2.《灵枢·本输》:“心出于中冲。中冲,手中指之端也,为井木;溜于劳宫。劳宫,掌中中指本节之内间也,为荥;注于大陵。大陵,掌后两骨之间方下者也,为腧;行于间使。间使之道,两筋之间,三寸之中也。有过则至,无过则止,为经;入于曲泽。曲泽,肘内廉下陷者之中也,屈而得之,为合。”
    按:本节句例有显著特点:即五个腧穴处均重复一次。其中与“间使”相对的四处,俱为二字,独“间使”后多出“之道”两字。河北医学院《灵枢经校释》云:“‘道’应作‘者’。二字传写致误,后人不审,妄增‘之’字。”[1]个中“之”字妄增之说,当是。唐·杨上善《黄帝内经太素》卷十一《本输》“使”下无“之”[2],可佐其说。然谓“道”当为“者”,不知何据。又只概括地指为“传写致误”,未作解析,令人不能尽明。依《灵枢经校释》之意,“间使之道”应是“间使者”。倘如此,则与上下四处的二字之例,仍然不合。因疑此处或有过两次失误:一误将原来的“者”错写为“道”,二误此“者”的位置应在下文“三寸之中也”句的“也”字之前,是则与上句“掌后两骨之间方下者也”之末的“者也”对应,而不应措接于“间使”之后。
 
    3.《灵枢·邪气藏府病形》:“歧伯答曰:身之中于风也,不必动藏,故邪入于阴经,则其藏气实,邪气入而不能客,故还之于府。”
    按:考金陵本“则”下无“其”字,《黄帝内经太素》卷二十七《邪中》“其”上无“则”字[3]。《灵枢经校释》以为“其”乃“则”之注文混入正文者,并引清·王引之《经传释词》卷八“则犹其也”以佐[4]。按“则”作“其”解,偶见耳。校释本以“其”释“则”,殊为勉强。详上下文意,“则”字当属衍文;“其”乃连词,表假设,义为“如果”,故《黄帝内经太素》是矣。
 
    4.《灵枢·根结》:“太阳为开,阳明为阖,少阳为枢,故开折则肉节渎而暴病起矣。”
    按:“渎”,明·张介宾《类经》卷九第三十自注:“皮肉宛膲而弱也。” [5]是则是矣,然未释何以“渎”义乃尔,盖“渎”并无其义。考《黄帝内经太素》卷十《经脉根结》作“殰”[6]。《说文》:“殰,胎败也。”胎败,即肉败,与“皮肉宛膲而弱”义同。故《黄帝内经太素》是,即“渎”当作“殰”。“渎”与“殰”音同,《灵枢》或由此而误。
   
    5.《灵枢·寒热病》:“身有五部:伏兔一,腓二,腓者腨也;背三,五藏之腧四,项五。”
    按:“五部”之叙,句末各以数词顺次作结,独“腓二”下多出“腓者腨也”四字,于例不合。有谓乃属文中释语,似非,应释之词不独“腓”也。以文例律之,四字当为释文混入正文者。考晋·皇甫谧《针灸甲乙经》卷十一第九下[7]、唐·孙思邈《千金翼方》卷二十三第二[8]均无,并可以佐。
 
    6.《灵枢·癫狂》:“厥逆为病也,足暴清,胸若将裂,肠若将以刀切之。”
    按:“肠”字误。此处系按身体部位而论厥逆证者,足、胸皆为部位,独“肠”不伦,以其为器官而非部位也。考《针灸甲乙经》卷七第三作“腹肠”[9],此一“肠”字,当属蛇足,故《灵枢·癫狂》之“肠”[10],宜属形近之误,当作“腹”。
 
    7.《灵枢·顺气一日分为四时》:“肺为牝藏,其色白,其音商,其时秋,其日庚辛,其味辛。”
    按:据上下文例,肝心肺肾诸脏,皆以色、时、日、音、味为序述之,独此肺脏“其音商”句由第四位倒前第二位,于例不一。《针灸甲乙经》卷一第二[11]中此句顺序列于第四位,当是。
 
    8.《灵枢·本藏》:“心小则安,邪弗能伤,易伤以忧;心大则忧不能伤,易伤于邪。”
    按:依例依义,“以”当作“于”,以与下文“伤于邪”、“伤于寒”等一致。又依句法与词之用法,二句均为被动句,“于”可表示被动而“以”不可,故然。
 
    9.《灵枢·本藏》:“好肩背厚者,肺坚;肩背薄者,肺脆;背膺厚者,肺端正;胁偏疎者,肺偏倾也。”
    按:“背膺厚”,《黄帝内经太素》卷六五《脏命分》作“好肩膺”[12],唐·孙思邈《千金要方》卷十七第一作“肩膺好”[13],是“厚”于二书俱为“好”字。“好”之于此,谓胸背外形端正,肌肉匀称,正与下文“胁偏疎”即肋骨歪斜、间隙不匀义对,可见《灵枢》“背膺厚”之“厚”当作“好”。若作“厚实”讲的“厚”,便与“偏疎”义不对当。再观下文:“胸胁好者,肝坚;……膺腹好相得者,肝端正。”两处言及“好”字,尤见“厚”当作“好”。准此,首句“肩背厚者”之前的“好”字,当为衍文。因依文例,“肩背厚者,肺坚”与“肩背薄者,肺脆”正对,独多“好”字。
 
    10.《灵枢·本藏》:“高耳者,肾高;耳后陷者,肾下;耳坚者,肾坚;耳薄不坚者,肾脆。”
    按:“高耳”二字,律以下文,当属误倒。《针灸甲乙经》卷一第五[14]、《千金要方》卷十九第一[15]均作“耳高”,并可为证。
 
    11.《灵枢·禁服》:“紧痛则取之分肉,代则取血络且饮药,陷下则灸之。”
    按:“痛”字衍。理由主要有三:其一,此三句与上下文在言人迎之脉及其病位、治则等,其中“紧”、“代”及“陷下”等字,俱就脉象而言者,独“痛”乃就感觉而言者,实属非类;其二,就脉象言,“紧”指紧脉,主寒,主痛,举“紧”即提示了“痛”;其三,就行文言,原文中此三句之前有“紧则为痛痹,代则乍甚乍间”之文,“紧”与“痛”分用,此则“紧痛”连用,当系受其影响而然。
 
    12.《灵枢·禁服》:“盛则徒写之,虚则徒补之,紧则灸刺且饮药,陷下则徒灸之。”
    按:三“徒”,《针灸甲乙经》卷四第一上作“从”[16],当是。“从”字繁体作“從”,与“徒”形近,由此传抄致误。
 
    13.《灵枢·论勇》:“夫怯士之不忍痛者,见难与痛,目转面盻,恐不能言,失气惊,颜色变化,乍死乍生。”
    按:“失气惊”句前后俱四句为言,独该句三言,律以文句,当有脱文。《类经》卷四第二十一[17]补一“悸”字,当是。
 
    14.《灵枢·论痛》:“黄帝曰:人之病,或同时而伤,或易已,或难已,其故何如?”
 
    按:依行文例,三个“或”字皆应为虚指代词,用作分指,构成并列;而“易已”与“难已”,乃在“同时而伤”之下可能出现的情况。准此并据文意,二、三两句之“或”与文例及意相合,首句“或同时而伤”之“或”不合,当属蛇足,疑涉下句而衍。
 
    15.《灵枢·五音五味》:“血气盛则充肤热肉,血独盛则澹渗皮肤,生毫毛。”
    按:《素问·骨空论》王冰注引“充”作“皮”,且无“肉”字,可知二句义对:前句系讲气盛情状,后句乃言血盛情状,故前句“血”字当属衍文。
 
    16.《灵枢·百病始生》:“留而不去,传舍于输。在输之时,六经不通,四肢则肢节痛,腰脊乃强。”
    按:“四肢则肢节痛”句,字重且义混。《黄帝内经太素》卷二十七《邪传》作“四支节痛”[18],《针灸甲乙经》卷八第二作“四支即痛”。《灵枢经校释》云:“按:‘肢节’二字衍。”[19]合《甲乙》、《黄帝内经太素》观之,“四”、“节”、“痛”三字,二书同;再合以原文,可疑者惟“肢则肢”三字,而“肢”字重,故所衍当为“则肢”,而非“肢节”。《黄帝内经太素》之“四支节痛”当是。
 
    17.《灵枢·上膈》:“下管虚则邪气胜之,积聚以留,留则痈成,痈成则下管约。其痈在管内者,即而痛深;其痈在外者,则痈外而痛浮,痈上皮热。”
    按:“即而痛深”与“其痈在外者”二句中,“即”与“在”后当有脱文。考《针灸甲乙经》卷十一第八“即”作“则”[20],其下有“沉”字,而“在”下有“腕”字,当是。“即”与下文之“则”,均作连词,互通。“即”与“而”一为副词,一为连词,无连用例。详其文意,下句言痈浅而痛浮,本句当是痈沉而痛深,补入“沉”字,于义始合。“在外”与上句“在管内”文应相对,故《针灸甲乙经》于“在”后补一“腕”字,其义始尽。又“痈上皮热”之“痈”,郭霭春先生谓“疑蒙上衍”,是。
 
    18.《灵枢·官能》:“不知所苦,两蹻之下,男阴女阳,良工所禁,鍼论毕矣。”
    按:“阴”、“阳”二字当属互倒。《黄帝内经太素》第十九《知官能》作“男阳女阴”[21],是。揣其误因,或为词语使用及发音“顺势”之习惯使然。“男女”、“阴阳”连言之时,总是“男”前“女”后,“阴”前“阳”后。后人转抄袭习,以致乃尔。
 
    19.《灵枢·官能》:“写必用员,切而转之,其气乃行;疾而徐出,邪气乃出;伸而迎之,遥大其穴,气出乃疾。”
    按:律以文例,“疾而徐出”句应与其上“切而转之”句、其下“伸而迎之”句文对。然“出”字不伦,作“之”则是。考“之”字篆文作“ ”,与“出”形近,或由此而误。又“遥”字,《针灸甲乙经》、《黄帝内经太素》均作“摇”[22],是。
 
    20.《灵枢·刺节真邪》:“又刺中膂,以去其热;补足手太阴,以去其汗。热去汗稀,疾于彻衣。”
    按:“稀”,少也。依此,则“汗稀”是说汗液逐渐减少;“疾”,速也。“疾于彻衣”,谓奏效迅速,比脱衣还快。然则“汗稀”与“疾于脱衣”义悖非理:一则过慢,一则甚快也。考《黄帝内经太素》卷二十二《五节刺》作“希”[23],《针灸甲乙经》卷七第一上作“晞”[24]。作“晞”是。晞,《说文》:“干也,燥也。”《楚辞·疾世》:“尘漠漠兮未晞”。王逸注:“晞,消也。”可知“稀”通“晞”,句中谓汗因“热去”而干(消)之状。《黄帝内经太素》之“希”,亦通“晞”者。
 
    21.《灵枢·九宫八风》:“太一移日,天必应之以风雨,以其日风雨则吉,岁美民安少病矣。先之则多雨,后之则多汗。”
    按:“汗”,音误之字,当作“旱”。《黄帝内经太素》卷二十八“九宫八风”“汗”作“旱”[25],是且可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参考文献:
 
    [1] 河北医学院.灵枢经校释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2. 上册第37页
    [2] 唐·杨上善.黄帝内经太素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1.第166页
    [3] 唐·杨上善.黄帝内经太素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1.第510页
    [4] 河北医学院.灵枢经校释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 1982. 上册第82页
    [5] 明·张介宾.类经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0. 上册第289页
    [6] 唐·杨上善.黄帝内经太素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1.第161页
    [7] 晋·皇甫谧.针灸甲乙经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56. 第144页
    [8] 唐·孙思邈.千金翼方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(影印本),1955. 第274页
    [9] 晋·皇甫谧.针灸甲乙经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56. 第104页
    [10] 张登本.白话通解黄帝内经[M]. 西安:世界图书出版公司,2000. 第2831页
    [11] 晋·皇甫谧.针灸甲乙经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56. 第6页
    [12] 唐·杨上善.黄帝内经太素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1.第81页
    [13] 唐·孙思邈.备急千金要方[M]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55.第304页
    [14] 晋·皇甫谧.针灸甲乙经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56. 第9页
    [15] 唐·孙思邈.备急千金要方[M]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55.第341页
    [16] 晋·皇甫谧.针灸甲乙经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56. 第58页
    [17] 明·张介宾.类经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0. 上册第77页
    [18] 唐·杨上善.黄帝内经太素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1.第514页
    [19] 河北医学院.灵枢经校释 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2. 下册第240页
    [20] 晋·皇甫谧.针灸甲乙经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56. 第142页
    [21] 唐·杨上善.黄帝内经太素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1.第340页
    [22] 唐·杨上善.黄帝内经太素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1.第341页
    [23] 唐·杨上善.黄帝内经太素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1.第365页
    [24] 晋·皇甫谧.针灸甲乙经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56. 第97页
    [25] 唐·杨上善.黄帝内经太素[M]. 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1981.第528页
 
  
返回

 

Copyright© 2010 yigw.sntcm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中医药大学《医古文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 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 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107813 位嘉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