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7年09月24日星期日八月初五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教学改革
科学研究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改科研 > 教学改革
古汉语音节助词之研究

 

(原载《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》2001年第5期)
 
 
古汉语音节助词之研究
 
李亚军  于仪农(陕西中医药大学中国语言文化教研室  咸阳712083)
 
 
    摘要:古汉语音节助词,是指没有实义、而以协调音节为主、兼表一定语气或起一定作用的虚词。在讲求韵律、注重以入微语气曲尽情意的古汉语中,它们有着不可或缺的助成作用。本文较为全面地蒐辑研究并以典型例句解析了45个古汉语音节助词。
    关键词:古汉语;音节助词;协调音节;语气
 
    在古汉语中,有一类虚词,并没有实在的词义,而是以协调音节为主,同时或以起音发语,或以收音结语,或以舒缓语气,或以加强语气,或以咏叹微情,或以烘托深趣,等等。在句中的位置,或前、或后、或中,并不确定。其量虽不为多,却常常见用。对于讲求语句和谐、语气细腻入微的古汉语、尤其是诗骚一类的作品来说,它们有着不可或缺的助成韵律、传情达意的作用。显然,它们是颇为特殊的一类虚词。对于它们,诸多虚词词书或称之为语气词,或称之为语助词,或称之为语气助词,或称之为词缀等。我们以为,如此称呼,虽未尝不可,但由于不能适当反映这类虚词的共有特点,又音节本身在表达上即具非常丰富的作用,所以,我们称之为音节助词。如不了解或知之不详,必难领会或对人说清其精细意味。有基于此,我们较为全面地蒐辑并研究了45个音节助词,同时依据典型例句作了简要的解析,企望就商于同道并就正于方家。
    为避免重复,本文对古汉语音节助词的协调音节这一共有的、核心的作用均略而未述,只解释此外的作用。又为了检索的方便,对所释之词以汉语拼音为序排列。例句则以释义为次举之,不以时代先后为序。
 
    1.:与“则”连用,它本身则用以舒缓语气,兼表肯定之意,不译。例如:
    《荀子·富国》:“文王诛四,武王诛二,周公卒业,至于成王,则安无诛矣。”
 
    2.:单用或后带“言”字而组成固定结构,均用于句首——或始句句首,或下句句首。或以起音发语,或以表示加强或肯定语气,或以表示咏叹,多见于《诗经》。可不译,也可视语气译为“提起”、“说起来”等。分别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小雅·六月》:“薄伐猃狁,至于太原。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小雅·出车》:“赫赫南仲,薄伐西戎。”
    (3)《诗经·小雅·采芑》:“薄言采芑,于彼新田。”
    (4)《诗经·周南·芣苢》:“采采芣苢,薄言采之。”
 
    3.:或在句首,或在句中,用以加强语气,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《尚书·君奭》:“迪惟前人光,施于我冲子。”
    (2)《尚书·多方》:“尔乃迪屡不静,尔心未爱。”
 
    4.第(弟):用于句首的让步连词“令”字之前,与“藉”、“令”或“令”组成固定结构,以加强并肯定让步的语气,可用加强的表达让步语气的词语译之,也可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《史记·陈涉世家》:“藉第令毋斩,而戍死者固十六七。”
    (2)《史记·吴王濞列传》:“今大王与吴西乡,弟令事成,两主分争,患乃始结。”
 
    5.:作为音节助词,句首、句中、句末均见,或独用,或与“俄(蛾、睋)”、“既”、“寻”、“已”、“况”等组成固定结构,以舒缓语气为主,个别兼表加强或感叹的语气。例如:
    (1)清·袁枚《与薛寿鱼书》:“天生一不朽之人,而其子若孙必欲推而纳之于必朽之处,此吾所为悁悁而悲也。”
    (2)《荀子·荣辱》:“俄而粲然有秉刍豢稻粱而至者。”
    (3)《汉书·两龚传》:“有老父来吊,既而曰:‘嗟虖!’”
    (4)《旧唐书·韩瑗传》:“寻而尚书左仆射褚遂良以忤旨左授潭州都督。”
    (5)宋·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:“已而夕阳在山,人影散乱。”
    (6)《孟子·公孙丑下》:“管仲且犹不可招,而况不为管仲者乎?!”
    (7)《论语·子罕》:“唐棣之华,偏其反而。岂不尔思,室是远而。”
    上7例中,例(1)~(5)之“而”,用以舒缓语气;例(6)之“而”,用以加强语气。均不译;例(7)之“而”,则用以表达感叹的语气,可译为“啊”,也可不译。
 
    6.:系由指代词演化而来,用于句首和句中。用于始句句首时,以起音发语为主,兼以舒缓语气,有“这个”、“要知道”、“众所周知”等意义,可不译出,也可视情况依而译之。例如:
    (1)《素问·四气调神大论》:“夫四时阴阳者,万物之根本也。”
    (2)《左传·庄公十年》:“夫战,勇气也。”
用于下句句首时,或以加强语气,译为“就这样”;或以归结上句,译为“那么”。分如:
    (3)《左传·襄公三十一年》:“我皆有礼,夫犹鄙我。”
    (4)《齐民要术·序》:“居积习之中,见生然之事,夫孰自知非者也?!”
    用于句中时,用以舒缓语气,兼表一定的指代或感叹及加强语气的作用,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5)清·柯琴《伤寒论注·自序》:“倘得片言首肯,亦稍慰夫愚者之千虑云尔。”
    又与“及”、“今”、“且”、“若”等组成固定结构,用以舒缓语气,不译。依次例如:
    (6)《礼记·祭法》:“此皆有功烈于民者也。及夫日月星辰,民所瞻仰也。”
    (7)《论语·季氏》:“今夫颛臾,固而近于费。”
    (8)西汉·枚乘《七发》:“且夫出舆入辇,命曰蹷痿之机。”
    (9)清·徐大椿《用药如用兵论》:“若夫虚邪之体,攻不可过。”
 
    7.:或单用,或连用。单用于句首或句中。用于句首时,既以发语,并以提示;用于句中时,相当于“乎”,表示感叹和加强的语气。连用于并列的词语之中,表示咏叹的语气。均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小雅·六月》:“侯谁在矣?张仲孝友。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小雅·十月之交》:“择三有事,亶侯多藏。”
    (3)《诗经·小雅·四月》:“山有嘉卉,侯栗侯梅。”
 
    8.:用于句中。单用时,相当于介词“于”,但均已虚化,既以提示,并以加强语气。例如:
    (1)唐·王冰《黄帝内经素问注·序》:“冀乎究尾明首,寻注会经。”
    (2)北宋·龚鼎臣《述医》:“其疾气之毒日相薰灼,一家之人皆至乎病。”
与“而(尔)”、“及(暨)”、“况”、“恶”等组成固定结构时,表示加强和感叹的语气;与“于是”组成固定结构时,或以表示感叹,或以舒缓语气;与“哉”组成固定结构时,若是陈述句,表示感叹;若是反问句,则以加强语气。依次例如:
    (4)《诗经·-齐风·著》:“俟我于著乎而,充耳以素乎而,尚之以琼华乎而。”
    (5)《孟子·尽心下》:“去圣人之世若此未远也,近圣人之居若此其甚也,然而无有乎尔,则亦无有乎尔!”
    (6)明·张介宾《类经·序》:“及乎近代诸家,尤不过顺文敷衍。”
    (7)唐·魏征《十谏不可终疏》:“暨乎今岁,天灾流行。”
    (8)明·李中梓《不失人情论》:“贫者衣食不足,况乎药饵?!”
    (9)《庄子·逍遥游》:“若夫乘天地之正,而驭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者,彼且恶乎待哉?”
    (10)《国语·晋语》:“申人、甑人召西戎以伐周,周于是乎亡。”
    (11)张介宾《类经·序》:“于是乎详求其法,则唯有尽易旧制,颠倒一番,……。”
    (12)《灵枢·五变》:“黄帝曰:一时遇风,同时得病,其病各异,愿闻其故。少俞曰:善乎哉问!”
    (13)《礼记·檀弓上》:“吾纵生无益于人,吾可以死害于人乎哉?!”
 
    9.:在固定结构“不既……乎”中用以加强委婉的肯定语气,相当于作音节助词的“亦”,可不译。例如,清·汪昂《医方集解·序》:“取古人已验之成规而斟酌用之,为效不既易乎?!”
 
    10.(謇):见于《楚辞》,用于句首,或以发语,或作垫字,并以加强咏叹之意,不译。如:
    (1)《楚辞·离骚》:“謇吾法夫前脩兮,非世俗之所服。”
    (2)《楚辞·九歌·湘君》:“君不行兮夷犹,蹇谁留兮中洲?”
 
    11.:用于句中,以加强语气,不译。例如,《论语·季氏》:“危而不持,颠而不扶,则将安用彼相矣?!”
 
    12.:与用于始句句首的“夫”同,既以起音发语,兼以舒缓语气,不译。例如,《韩非子·五蠹》:“今先王之爱民,不过父母之爱子。”
 
    13.:用于句中,或以咏叹,或作垫字,今仍沿用。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周颂·执兢》:“既醉既饱,福禄来反。”
    (2)《晋书·石勒载记》:“吾幼来在家,恒闻如是。”
 
    14.:单用于句首,以提示和加强语气,不译。例如,《后汉书·郭玉传》:“见有疾者,时下针石,辄应时而效。乃著《针经》、《诊脉法》传于世。”
 
    15.:用于句中,或作垫字,或以咏叹,可译为“那个”、“那样地”,也可不译。依次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豳风·七月》:“八月其获,十月陨萚。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邶风·北风》:“北风其凉,雨雪其雱。”
    (3)《诗经·秦风·小戎》:“言念君子,温其如玉。”
    (4)《诗经·邶风·击鼓》:“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”
    (5)《楚辞·离骚》: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
 
    16.:用于句首或句中,以加强或惊异、或感叹、或肯定等语气。始见且多见于《楚辞》,后世有所沿用,用法与意义同之。可不译,也可依语气的不同而酌情译为“竟然”、“啊”、“乃是”、“并”、“确实”等。例如:
    (1)《楚辞·离骚》:“众皆竞进以贪婪兮,恁不厌乎求索。羌内恕己以量人兮,各兴心而嫉妒。”
    (2)《楚辞·哀郢》:“羌灵魂之欲归兮,何须臾而忘反?!”
    (3)《楚辞·九歌·山鬼》:“杳冥冥兮羌昼晦,东风飘兮神灵雨。”
    (4)《后汉书·冯衍传》:“行劲直以离尤兮,羌前人之所有。”
    (5)《全梁文·诗品中》:“‘清晨登陇首’,羌无故实;‘明月照积雪’,讵出经史?!”
    (6)《艺文类聚·果部·芭蕉》:“既有证据,羌非风闻。”
 
    17.:用于句首,相当于发语词“夫”,而又有顿挫的作用。例如:
    (1)《韩非子·难二》:“景公过晏子,曰:‘子宫小,近市,请徙子家豫章之圃。’晏子再拜而辞曰:‘且婴家贫,待市食而朝暮趋之,不可以远。’”
    (2)唐·王冰《黄帝内经素问注·序》:“诸如此流,不可胜数。且将升岱岳,非径奚为?”
 
    18.:用于句首或句末。用于句首者,以舒缓语气为主,兼有连接的作用(有书因称为提起连词);用于句末者,相当于“焉”(见后),表示陈述或委婉而肯定的推测的语气。均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唐·柳宗元《与崔连州论石钟乳书》:“况钟乳直产于石,石之精麤踈密,寻尺特异?!然由其精密而出者,则油然而清,烱然而辉。”
    (2)《礼记·檀弓下》:“岁旱,穆公召县子而问然。”
    (3)《论语·先进》:“若由也,不得其死然。”
 
    19.:单用于句首或连用而组成“式……式……”的格式,以加强语气,无对译词。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小雅·节南山》:“不吊昊天,乱靡有定。式月斯生,俾民不宁。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邶风·式微》:“式微式微,胡不归?”
 
    20.:作为音节助词,用于句首和句中,或以加强形容或赞叹的语气,可不译,也可视情况而译为“多么地”、“那样地”等;或以加强肯定的语气,不译。依次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》:“思皇多士,生此王国。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小雅·桑扈》:“兕觥其觩,旨酒思柔。”
    (3)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有声》:“自西至东,自南自北,无思不服。”
 
    21.:用于句中,或作垫字,或以咏叹,或以强调(尤在数词之后有此用法,以加强语气,表示对该数词的强调)。均可不译,也可视语气而分别译为“那样(这样)地”或“啊”等。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小雅·斯干》:“如鸟斯革,如翚斯飞。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小雅·采芑》:“服其命服,朱芾斯皇,有玱葱珩。”
    (3)《诗经·召南·殷其雷》:“何斯违斯,莫敢遑息?”
    (4)《诗经·小雅·甫田》:“乃求千斯仓,乃求万斯箱,黍稷稻粱。”
 
    22.惟(唯、维):用于句首或句中。用于句首者,以起音发语为主,或兼表加强、咏叹、肯定等语气;用于句中者,表示加强的语气或用作垫字。无对译词。依次例如:
    (1)《尚书·洪范》:“惟十有三祀,王访于箕子。”
    (2)《论语·述而》:“与其进也,不与其退也,唯何甚?!”
    (3)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:“维昔黄帝,法天则地。”
    (4)《晋书·儒林传》:“惟怀逮愍,丧乱弥多。”
    (5)《诗经·鄘风·柏舟》:“髧彼两髦,实维我仪。”
    (6)唐·王勃《滕王阁序》:“时惟九月,序属三秋。”
 
    23.:单用于句首时,表示肯定与咏叹的语气;与“宁”、“亦”组成固定结构时,其本身无义,只用以加强“宁”、“亦”的意义。均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《礼记·祭义》:“天之所生,地之所养,无人为大。”
    (2)《左传·隐公十一年》:“若寡人得没于地,天其以礼悔祸于许,无宁兹许公复奉其社稷。唯我郑国之有请谒焉,如旧婚媾,其能降以相从也。”
    (3)《左传·成公十二年》:“如天之福,两君相见,无亦唯是一矢以相加遗,焉用乐?!”
 
    24.:作为音节助词,系由兼词虚化而来。单用于句末,或在句中与“耳(尔)”、“耳乎”、“耳矣”、“矣”、“者”等连用,以加强语气;与“哉”连用时,表示感叹的语气;与“于是”连用时,同“于是乎”的“乎”,以舒缓语气。依次例如:
    (1)《后汉书·郭玉传》:“夫贵者处尊高以临臣,臣怀怖慑以承之,其为疗也,有四难焉。”
    (2)明·唐顺之《信陵君救赵论》:“其窃符也,非为魏也,非为六国也,为赵焉耳。”
    (3)宋·王安石《同学一首别子固》:“予昔非敢自必其有至也,亦愿从事于左右焉尔。”
    (4)《论语·雍也》:“子游为武城宰,子曰:‘女得人焉耳乎?’”
    (5)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:“寡人之于国也,尽心焉耳矣。”
    (6)《战国策·东周策》:“公爵为执圭,官为柱国,战而胜,则无以加焉矣。”
    (7)唐·韩愈《原性》:“上焉者,善焉而已矣;中焉者,可导而上下也;下焉者,恶焉而已矣。”
    (8)《诗经·卫风·氓》:“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”
    (9)《庄子·秋水》:“顺流而东行,至于北海,东面而视,不见水端,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,望洋向若而叹。”
 
    25.:始见且多见于《诗经》。用于下句句首,表示肯定、将要等意,兼有连接作用。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周南·汉广》:“翘翘错薪,言刈其楚;之子于归,言秣其马。”
    (2)《文选·答贾长谧》:“释位挥戈,言谋王室。”
 
    26.:单用或与一些虚词连用。单用于句中或句末:用于句中时,或作垫字,兼以吟咏,或以肯定,或以舒缓语气,或以表示强调(强调其前之词)。这些作用又或独见,或浑见。不译。次如:
    (1)《庄子·逍遥游》:“且夫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翼也无力。”
    (2)《国语·晋语五》:“女亦知吾望尔也乎?”
    (3)《论语·公冶长》:“子谓子贡曰:‘女与回也孰愈?’”
    (4)《论语·颜渊》:“听讼,吾犹人也。必也使无讼乎?!”
    (5)《论语·雍也》:“今也则亡,未闻好学者也。”
    (6)《国语·晋语八》:“子朱曰:‘朱也当御。’叔向曰:‘肸也欲子员之对客也。’”
    与“夫”、“且”连用时,表示感叹的语气;与“邪(耶)”、“与(欤)”、“哉”、“乎哉”、“与哉”连用时,表示加强或肯定的语气(加强或肯定本句谓语),或表示感叹的语气;与“已”、“已矣”连用时,表示肯定的语气;与“者”连用时,表示提示和强调。表加强、强调语气与提示者,不译,但需将肯定或强调、提示的语气译出,方能反映其意;表肯定语气者,可译为“的”;表感叹语气者,可译为“啊”。也均可不译。依次例如:
    (7)《论语·宪问》:“子曰:‘莫我知也夫!’”
    (8)《诗经·郑风·褰裳》:“子不我思,岂无他人?!狂童之狂也且!”
    (9)唐·韩愈《祭十二郎文》:“呜呼!言可终而情不可终,汝其知也邪?其不知也邪?”
    (10)《礼记·中庸》:“子曰:‘舜其大知也与!’”
    (11)韩愈《师说》:“今其智乃反不能及,其可怪也欤!”
    (12)《论语·阳货》:“吾岂瓠瓜也哉?!焉能系之而不食?!”
    (13)《左传·襄公二十五年》:“晏子立于崔氏之门外。其人曰:‘死乎?’曰:‘独吾君也乎哉?吾死也!’曰:‘行乎?’曰:‘吾罪也乎哉?吾亡也!’”
    (14)《礼记·檀弓下》:“子张死,曾子有母之丧,齐衰而往哭之。或曰:‘齐衰不以吊。’曾子曰:‘吾吊也与哉?!’”
    (15)《左传·僖公三十年》:“臣之壮也,犹不如人;今老矣,无能为也已。”
    (16)《论语·泰伯》:“泰伯,其可谓至德也已矣。”
    (17)《吕氏春秋·季春纪》:“长也者,非短而续之也,毕其数也。”
 
    27.:用于句首或句中。用于始句句首时,以加强语气或感情色彩为主,兼以发语;用于下句句首和句中时,既作垫字,兼以加强语气。均可不译,也可视语气适当译之。分别例如:
    (1)《汉书·董仲舒传》:“伊欲风流而令行,刑轻而奸改。”
    (2)屈原《九思·守志》:“伊我后兮不聪,焉陈诚兮效忠?!”
    (3)《诗经·邶风·谷风》:“有皇上帝,伊谁云憎?”
    (4)《尚书·文侯之命》:“惟祖惟父,其伊恤朕躬?”
    与“岂”连用时,在于加强反诘的语气,可译为“只是”、“仅仅(是)”。例如:
    (5)《资治通鉴·唐纪·高祖武德元年》:“兴亡之教,岂伊人力?!”
 
    28.:基本同“伊”,表示加强、强调或感叹的语气。可不译,也可视语气适当译之。例如:
    (1)《左传·隐公元年》:“尔有母遗,繄我独无。”
    (2)《左传·襄公十四年》:“王室之不坏,繄伯舅是赖。”
    (3)《国语·吴语》:“君王之于越也,繄起死人而肉白骨也。”
 
    29.:见于句首,用以起音发语,不译。如,明·顾景星《白茅堂集·李时珍传》:“夷考其间,瑕疵不少。”
 
    30.:用于句首或句中。用于句首时,既作衬字,兼以连接;用于句中时,表示加强和肯定的语气。例如:
    (1)《史记·扁鹊仓公列传》:“循其两股,以至于阴,当尚温也。”
    (2)元·戴良《九灵山房文集·丹溪翁传》:“操古方以治今病,其势不能以尽合。”
 
    31.:用于句首,或以舒缓语气,或作衬字,或以表示肯定的语气,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西汉·枚乘《七发》:“伏闻太子玉体不安,亦少閒乎?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周南·草虫》:“亦既见止,亦既觏止,我心则降。”
    (3)《左传·定公元年》:“若从践土,若从宋,亦唯命。”
    在固定结构“不亦……乎”中,既作垫字,并以加强语气。例如:
    (4)《论语·学而》:“学而时习之,不亦说乎?!”
 
    32.:用于句中,以舒缓语气,不译。如,《诗经·小雅·斯干》:“风雨攸除,鸟鼠攸去,君子攸芋。”
 
    33.:用于句首或句中的名词、动词、形容词、假设连词及象声词之前。用于名词之前时,表示提示与强调的语气;用于动词、形容词与象声词之前时,以加强其词之意;用于假设连词之前时,既作衬字,兼以舒缓或加强语气。均不译。依次例如:
    (1)《韩非子·五蠹》:“当舜之时,有苗不服,舜将伐之。”
    (2)《尚书·召诰》:“我不可不监于有夏,亦不可不监于有殷。”
    (3)《论语·为政》:“友于兄弟,施于有政。”
    (4)《史记·留侯世家》:“五日,良夜未半往。有顷,父亦来。”
    (5)《诗经·豳风·七月》:“春日载阳,有鸣仓庚。”
    (6)《诗经·邶风·击鼓》:“不以我归,忧心有忡。”
    (7)《诗经·邶风·匏有苦叶》:“有沵济盈,有鷕雉鸣。”
    (8)《史记·周勃世家》:“亚夫笑曰:‘臣之兄已代父侯矣。有如卒,子当代,亚夫何说侯乎?’”
    此外,表示年龄、数字的整数与零数之间的“有”,虽通“又”,亦可视同音节助词。例如:
    (9)《论语·为政》: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。”
    (10)《左传·文公十六年》:“乃出兵,旬有五日,百濮乃罢。”
 
    34.:单用于句中或与“况”连用,或以加强语气,或以舒缓语气,或以咏叹。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周南·桃夭》:“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王风·君子于役》:“君子于役,不知其期。”
    (3)《史记·廉颇蔺相如列传》:“且庸人尚羞之,况于将相乎?!”
 
    35.:在固定结构“之与”中用以加强语气,不译。如,明·张介宾《类经·序》:“及乎近代诸家,尤不过顺文敷衍,而难者仍未能明,精处仍不能发,其何裨之与有?!”
 
    36.:用于句首或句中,或以起音发语,或以咏叹,或以表示肯定,兼表连接,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东汉·班固《幽通赋》:“聿中和为庶几兮,颜与冉又不得。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大雅·緜》:“爰及姜女,聿来胥宇。”
    (3)《诗经·唐风·蟋蟀》:“蟋蟀在堂,岁聿其莫。”
    (4)《后汉书·皇后纪上》:“明帝聿遵先旨,宫教颇修。”
 
    37.:用于下句句首或句中,以加强语气并表示连接,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豳风·七月》:“嗟我妻子,曰为改岁,入此室处。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豳风·东山》:“我东曰归,我心西悲。”
    “曰”与“若”组成固定结构,用于始句句首,以起音发语为主,兼以肯定,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3)《尚书·尧典》:“曰若稽古,帝尧曰放勋。”
 
    38.:用于始句句首,以起音发语为主,兼以轻微地加强语气,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《史记·周本纪》:“粤詹雒伊,毋远天室。”
    跟“曰”一样,也与“若”组成固定结构,用同“曰若”(见上)。例如:
    (2)《汉书·律历志》:“《武成》篇曰:粤若来二月,既丝霸,越五日甲子,咸刘商王纣。”
 
    39.:见于始句或下句句首。见于始句句首时,用以起音发语,并以表示肯定的语气;见于下句句首时,同“曰”(见上)。亦与“若”组成固定结构,用同“曰若”。均不译。依次例如:
    (1)《尚书·大诰》:“越予小子考翼,不可征,王害不违卜?!”
    (2)《尚书·盘庚上》:“不昏作劳,不服田亩,越其罔有黍稷。”
    (3)《尚书·大诰》:“越若来三月,惟丙午朏。”
 
    40.:句首、句中、句末均见。见于句首和句中时,用以加强语气,可不译,有的可译为作纯粹语助词的“说起来”;见于句末时,既以表示句意结束,并以表示肯定的语气,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卫风·简兮》:“云谁之思,西方美人。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郑风·风雨》:“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?!”
    (3)《国语·晋语二》:“内外无亲,其谁云救之?!”
    (4)《汉书·匈奴传》:“然至冒顿而匈奴最强大,其世姓官号,可得而记云。”
    (5)明·张介宾《类经·序》:“而相成之德,谓孰非后进之吾师云?!”
 
    41.:作为音节助词,体现在与“乎”连用、组成固定结构“乎哉”而义偏“乎”时,表示加强的语气,不译。如,《孟子·梁惠王上》:“若寡人者,可以保民乎哉?”
 
    42.:用于句首,既以舒缓语气,兼起连接作用,无对译词。如,唐·王冰《黄帝内经素问注·序》:“命世奇杰,时时间出焉,则周有秦公,汉有淳于公。”
 
    43.:主要用于表示时间的词汇之后、少量用于他词之后并与之组成固定词语,凡如“古者、今者、曩者、顷者、日者、昔者、向者、意者”等,或表示提示,或以舒缓或加强语气,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《商君书·君臣》:“古者未有君臣上下之时,民乱而不治。”
    (2)西汉·司马迁《报任安书》:“曩者辱赐书,教以慎于接物,推贤进士为务。”
    (3)《墨子·公孟》:“意者先王之言有不善乎?”
 
    44.:用于句中或句末,或作衬字,或以咏叹,或以加强语气,或以舒缓语气等。无对译词,可视语气适当译之或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周南·关雎序》:“永歌之不足,不知手之舞之、足之蹈之也。”
    (2)《论语·为政》:“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是知也。”
    (3)《史记·陈涉世家》:“陈涉少时,尝与人佣耕,辍耕之垅上,怅恨久之。”
    (4)魏·嵇康《养生论》:“由此言之,精神之于形骸,犹国之有君也。”
    (5)明·李中梓《不失人情论》:“夫不失人情,医家所甚亟,然戞戞乎难之矣!……誉之则跖可为舜,毁之则凤可作鸮。”
    “之”与他词组成“之为、之为言、之言、之谓、之于、之与、譬之、顷之、谓之、犹之、奈之何、如之何、若之何”等固定结构或固定词语时,“之”已虚化,无实义,在协调音节、音律的同时,或以加强语气,或以舒缓语气,或以表示感叹,或以表示顿挫,等等。其例甚丰,此略。
 
    45.:用于句末,表示咏叹、肯定、加强等语气,无对译词,可视语气适当译之或不译。例如:
    (1)《诗经·小雅·车》: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”
    (2)《诗经·齐风·南山》:“鲁道有荡,齐子由归。既曰归止,曷又怀止?!”
    (3)《史记·扁鹊仓公列传》:“病应见于大表,不出千里,决者至众,不可曲止也。”
 
    古汉语音节助词的几乎全面的情况,概如上述。由于语言本具传承性特点,所以现代汉语中也有其之遗存及后起的同类助词,如“久而久之”的“之”,“有请”、“有道是”、“有劳”的“有”,“好不厉害”的“不”,口语中的“这个”、“那个”,等等。不过,了解并明白了古汉语音节助词的情况以后,这些就都是不成问题的问题了。
 
    综上可知,音节助词或曰音律助词,确然是古汉语中颇为特殊的一类虚词。了解并理解它们,无疑有助于我们对其奥妙韵律、入微语气与其精细意味的认知、领会以及理性的解释。
    这里需要再次申明的是,以上所释音节助词之共有的、核心的作用,乃在于协调音节。也正因为其共有,所以在每词之中均略而未述,观者未可忽焉。
 
 
返回

 

Copyright© 2010 yigw.sntcm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中医药大学《医古文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 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 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109116 位嘉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