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7年09月20日星期三八月初一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原文类编
重点注释
阅读理解
白话译文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文注译 > 原文类编
諸家得失策
諸家得失策
明·楊濟時
 
問:人之一身,猶之天地。天地之氣,不能以恆順,而必待於範圍之功;人身之氣,不能以恆平,而必待於調攝之技。故其致病也,旣有不同;而其治之,亦不容一律。故藥與針灸,不可缺一者也。然針灸之技,昔之專門者固各有方書,若《素問》、《針灸圖》、《千金方》、《外臺秘要》,與夫補瀉灸刺諸法,以示來世矣。其果何者而為之原歟?亦豈無得失去取於其間歟?諸生以是名家者,請詳言之。
對曰:天地之道,陰陽而已矣;夫人之身,亦陰陽而已矣。陰陽者,造化之樞紐,人類之根柢也。惟陰陽得其理則氣和,氣和則形亦以之和矣。如其拂而戾焉,則贊助調攝之功自不容已矣。否則,在造化不能為天地立心,而化工以之而息;在夫人不能為生民立命,而何以臻壽考無疆之休哉?此固聖人贊化育之一端也,而可以醫家者流而小之耶?
愚嘗觀之《易》曰:“大哉乾元!萬物資始。”“至哉坤元!萬物資生。”是一元之氣流行於天地之間,一闔一闢,往來不窮,行而為陰陽,布而為五行,流而為四時,而萬物由之以化生。此則天地顯仁藏用之常,固無庸以贊助為也。然陰陽之理也,不能以無愆,而雨暘寒暑,不能以時若,則範圍之功,不能無待於聖人也。故《易》曰:“後以裁成天地之道,輔相天地之宜,以左右民。”此其所以人無夭札,物無疵厲,而以之收立命之功矣。然而吾人同得天地之理以為理,同得天地之氣以為氣,則其元氣流行於一身之間,無異於一元之氣流行於天地之間也。夫何喜怒哀樂、心思嗜慾之汩於中,寒暑風雨、溫涼燥濕之侵於外,於是有疾在腠理者焉,有疾在血脈者焉,有疾在腸胃者焉。然而疾在腸胃,非藥餌不能以濟;在血脈,非針刺不能以及;在腠理,非熨焫不能以達。是針、灸、藥者,醫家之不可缺一者也。夫何諸家之術惟以藥,而於針、灸則併而棄之,斯何以保其元氣,以收聖人壽民之仁心哉?
然是針與灸也,亦未易言也。孟子曰:“離婁之明,不以規矩,不能成方圓。師曠之聰,不以六律,不能正五音。”若古之方書,固離婁之規矩、師曠之六律也。故不遡其原,則無以得古人立法之意;不窮其流,則何以知後世變法之弊?今以古之方書言之,有《素問》、《難經》焉,有《靈樞》、《銅人圖》焉,有《千金方》,有《外臺秘要》焉,有《金蘭循經》,有《針灸雜集》焉。然《靈樞》之圖,或議其太繁而雜;於《金蘭循經》,或嫌其太簡而略;於《千金方》,或詆其不盡《傷寒》之數;於《外臺秘要》,或議其為醫之蔽;於《針灸雜集》,或論其未盡針灸之妙。遡而言之,則惟《素》、《難》為最要。蓋《素》、《難》者,醫家之鼻祖,濟生之心法,垂之萬世而無弊者也。
夫旣由《素》、《難》以遡其原,又由諸家以窮其流。探脈絡,索榮衞,診表裏,虛則補之,實則瀉之,熱則涼之,寒則溫之,或通其氣血,或維其眞元。以律天時,則春夏刺淺,秋冬刺深也;以襲水土,則濕致高原,熱處風涼也;以取諸人,肥則刺深,瘠則刺淺也。又由是而施之以動搖、進退、搓彈、攝按之法,示之以喜怒、憂懼、思勞、醉飽之忌,窮之以井滎俞經合之源,究之以主客標本之道、迎隨開闔之機。夫然後陰陽和,五氣順,榮衞固,脈絡綏,而凡腠理血脈,四體百骸,一氣流行,而無壅滯痿痹之患矣。不猶聖人之裁成輔相,而一元之氣周流於天地之間乎?先儒曰:“吾之心正,則天地之心亦正;吾之氣順,則天地之氣亦順。”此固贊化育之極功也,而愚於醫之灸刺也亦云。
返回

 

Copyright© 2010 yigw.sntcm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中医药大学《医古文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 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 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107703 位嘉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