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7年09月20日星期三八月初一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原文类编
重点注释
阅读理解
白话译文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文注译 > 原文类编
明·李時珍
 
按陸佃《埤雅》云:菊,本作蘜,從鞠。鞠,窮也。《月令》:九月,“菊有黃華”。華事至此而窮盡,故謂之蘜。節華之名,亦以其應節候也。崔寔《月令》雲:女節、女華,菊華之名也;治薔、日精,菊根之名也。《抱樸子》云:“仙方所謂日精、更生、周盈,皆一菊而根莖花實之名異也。”
菊之品凡百種。宿根自生,莖葉花色,品品不同。宋人劉蒙泉、範致能、史正志皆有《菊譜》,亦不能盡收也。其莖有株蔓紫赤青綠之殊,其葉有大小厚薄尖禿之異,其花有千葉單葉、有心無心、有子無子、黃白紅紫、間色、深淺大小之別[4],其味有甘、苦、辛之辨,又有夏菊、秋菊、冬菊之分。大抵惟以單葉味甘者入藥,《菊譜》所載甘菊,鄧州黃、鄧州白者是矣。甘菊始生於山野,今則人皆栽植之。其花細碎,品不甚高,蕊如蜂窩,中有細子,亦可捺種,嫩葉及花皆可炸食。白菊花稍大,味不甚甘,亦秋月采之。菊之無子者,謂之牡菊,燒灰撒地中,能死蛙黽。說出《周禮》。
《本經》言菊花味苦,《別錄》言菊花味甘。諸家以甘者爲菊,苦者爲苦薏,惟取甘者入藥。謹按張華《博物志》,言菊有兩種,苗花如一,惟味小異,苦者不中食。範致能譜序言,惟甘菊一種可食,仍入藥餌。其餘黃白二花皆味苦,雖不可餌,皆可入藥。其治頭風,則白者尤良。據此二說,則是菊類自有甘苦二種,食品須用甘菊,入藥則諸菊皆可,但不得用野菊名苦薏者爾。故景煥《牧豎閑談》雲:真菊延齡,野菊泄人,正如黃精益壽,鈎吻殺人之意。
菊春生夏茂,秋花冬實,備受四氣,飽經露霜,葉枯不落,花槁不零,味兼甘苦,性稟平和。昔人謂其能除風熱,益肝補陰,蓋不知其得金水之精英尤多,能益金水二臟也。補水所以制火,益金所以平木;木平則風息,火降則熱除。用治諸風頭目,其旨深微。黃者入金水陰分,白者入金水陽分,紅者行婦人血分,皆可入藥。神而明之,存乎其人。其苗可蔬,葉可啜,花可餌,根實可藥,囊之可枕,釀之可飲,自本至末,罔不有功。宜乎前賢比之君子,神農列之上品,隱士采入酒斝,騷人餐其落英。費長房言九日飲菊酒,可以辟不祥。《神仙傳》言康風子、朱孺子皆以服菊花成仙。《荊州記》言胡廣久病風羸,飲菊潭酒多壽。菊之貴重如此,是豈羣芳可伍哉?
鍾會《菊有五美贊》云:“圓花高懸,凖天極也;純黃不雜,后土色也;早植晚發,君子德也;冒霜吐穎,象貞質也;杯中體輕,神仙食也。”《西京雜記》言:采菊花莖葉,雜秫米釀酒,至次年九月始熟,用之。
返回

 

Copyright© 2010 yigw.sntcm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中医药大学《医古文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 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 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107709 位嘉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