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7年09月20日星期三八月初一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原文类编
重点注释
阅读理解
白话译文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文注译 > 原文类编
汗下吐三法該盡治病詮
汗下吐三法該盡治病詮
金·張從正
 
人身不過表裏,氣血不過虛實。表實者裏必虛,裏實者表必虛;經實者絡必虛,絡實者經必虛,病之常也。良工之治病,先治其實,後治其虛,亦有不治其虛時。粗工之治病,或治其虛,或治其實,有時而幸中,有時而不中。謬工之治病,實實虛虛。其誤人之跡常著,故可得而罪也。惟庸工之治病,純補其虛,不敢治其實。舉世皆曰平穩,誤人而不見其跡。渠亦不自省其過,雖終老而不悔,且曰:“吾用補藥也,何罪焉?”病人亦曰:“彼以補藥補我,彼何罪焉?”雖死而亦不知覺。夫粗工之與謬工,非不誤人,惟庸工誤人最深,如鯀湮洪水,不知五行之道。
夫補者人所喜,攻者如所惡。醫者與其逆病人之心而不見用,不若順病人之心而獲利也,豈復計病者之死生乎?嗚呼!世無眞實,誰能別之?今餘著此吐汗下三法之詮,所以該治病之法也,庶幾來者有所憑藉耳。
夫病之一物,非人身素有之也。或自外而入,或由內而生,皆邪氣也。邪氣加諸身,速攻之可也,速去之可也,攬而留之,可也?雖愚夫愚婦,皆知其不可也。及其聞攻則不悅,聞補則樂之。今之醫者曰:“當先固其元氣。元氣實,邪自去。”世間如此妄人,何其多也!
夫邪之中人,輕則傳久而自盡,頗甚則傳久而難已,更甚則暴死。若先論固其元氣,以補劑補之,眞氣未勝,而邪已交馳橫鶩而不可制矣。惟脈脫、下虛、無邪、無積之人,始可議補。其餘有邪積之人而議補者,皆鯀湮洪水之徒也。
今餘論吐、汗、下三法,先論攻其邪,邪去而元氣自復也。況予所論之三法,識練日久,至精至熟,有得無失,所以敢為來者言也。天之六氣,風、暑、火、濕、燥、寒;地之六氣,霧、露、雨、雹、氷、泥;人之六味,酸、苦、甘、辛、鹹、淡。故天邪發病,多在乎上;地邪發病,多在乎下;人邪發病,多在乎中。此為發病之三也。處之者三,出之者亦三也。諸風寒之邪,結搏皮膚之間,藏於經絡之內,留而不去,或發疼痛走注,麻痹不仁及四肢腫癢拘攣,可汗而出之;風痰宿食,在膈或上脘,可湧而出之;寒濕固冷,熱客下焦,在下之病,可泄而出之。《內經》散論諸病,非一狀也;流言治法,非一階也。《至眞要大論》等數篇言運氣所生諸病,各斷以酸苦甘辛鹹淡以總括之。其言補,時見一二;然其補,非今之所謂補也,文具於《補論》條下。如辛補肝,鹹補心,甘補腎,酸補脾,苦補肺。若此之補,乃所以發腠理,致津液,通血氣。至其統論諸藥,則曰:辛甘淡三味為陽,酸苦鹹三味為陰。辛甘發散,淡滲泄,酸苦鹹湧泄。發散者歸於汗,湧者歸於吐,泄者歸於下。滲為解表,歸於汗;泄為利小溲,歸於下:殊不言補。乃知聖人止有三法,無第四法也。
然則聖人不言補乎?曰:蓋汗下吐,以若草木治病者也;補者,以穀肉果菜養口體者也。夫穀肉果菜之屬,猶君之德敎也;汗下吐之屬,猶君之刑罰也。故曰:德敎,興平之粱肉;刑罰,治亂之藥石。若人無病,粱肉而已;及其有病,當先誅伐有過。病之去也,粱肉補之,如世已治矣,刑措而不用,豈可以藥石為補哉?必欲去大病大瘵,非吐汗下未由也已。
然今之醫者,不得盡汗下吐法,各立門牆,誰肯屈己之高而一問哉?且予之三法,能兼衆法。用藥之時,有按有蹻,有揃有導,有增有減,有續有止。今之醫者,不得予之法,皆仰面傲笑曰:“吐者,瓜蒂而已矣;汗者,麻黃、升麻而已矣;下者,巴豆、牽牛、樸硝、大黃、甘遂、芫花而已矣!”旣不得其術,從而誣之,予固難與之苦辯,故作此詮。所謂三法可以兼衆法者,如引涎、漉涎、嚏氣、追淚,凡上行者,皆吐法也;炙、蒸、熏、渫、洗、烙、針刺、砭射、導引、按摩,凡解表者,皆汗法也;催生下乳、磨積逐水、破經泄氣,凡下行者,皆下法也。以餘之法,所以該衆法也。然予亦未嘗以此三法,遂棄衆法,各相其病之所宜而用之。以十分率之,此三法居其八九,而衆多法所當纔一二也。
或言《內經》多論鍼而少論藥者,蓋聖人欲明經絡。豈知鍼之理,卽所謂藥之理!卽今著吐汗下三篇,各條藥之輕重寒溫於左。仍於三法之外,別著《原補》一篇,使不預三法。恐後之醫者泥於補,故置之三篇之末,使用藥者知吐中有汗,下中有補,止有三法。《內經》曰:“知其要者,一言而終。”是之謂也。
返回

 

Copyright© 2010 yigw.sntcm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中医药大学《医古文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 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 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107710 位嘉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