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7年09月20日星期三八月初一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原文类编
重点注释
阅读理解
白话译文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文注译 > 原文类编
與薛壽魚書
與薛壽魚書
清·袁枚
 
談何容易!天生一不朽之人,而其子若孫必欲推而納之於必朽之處,此吾所爲悁悁而悲也!夫所謂不朽者,非必周孔而後不朽也。羿之射,秋之弈,俞跗之醫,皆可以不朽也。使必待周孔而後可以不朽,則宇宙間安得有此紛紛之周孔哉?
子之大父一瓢先生,醫之不朽者也,高年不祿。僕方思輯其梗概,以永其人,而不意寄來墓志無一字及醫,反託於陳文恭公講學云云。嗚呼!自是而一瓢先生不傳矣!朽矣!
夫學在躬行,不在講也。聖學莫如仁,先生能以術仁其民,使無夭札,是卽孔子老安少懷之學也。素位而行學,孰大於是,而何必捨之以他求?陽明勳業爛然,胡世寧笑其多一講學;文恭公亦復爲之,於余心猶以爲非。然而,文恭,相公也;子之大父,布衣也。相公借布衣以自重,則名高;而布衣挾相公以自尊,則甚陋。今執途之人而問之曰:一瓢先生非名醫乎?雖子之仇,無異詞也;
又問之曰:一瓢先生其理學乎?雖子之戚,有異詞也。子不以人所共信者傳先人,而以人所共疑者傳先人,得毋以“藝成而下”之說爲斤斤乎?不知藝卽道之有形者也。精求之,何藝非道?貌襲之,道藝兩失。燕噲、子之何嘗不託堯舜以鳴高,而卒爲梓匠輪輿所笑。醫之爲藝,尤非易言,神農始之,黃帝昌之,周公使冢宰領之,其道通於神聖。今天下醫絕矣,惟講學一流轉未絕者,何也?醫之效立見,故名醫百無一人;學之講無稽,故村儒舉目皆是。子不尊先人於百無一人之上,而反賤之於舉目皆是之中,過矣!卽或衰年無俚,有此附會,則亦當牽連書之,而不可盡没有所由來。僕昔疾病,性命危篤,爾時雖十周、程、張、朱何益?而先生獨能以一刀圭活之,僕所以心折而信以爲不朽之人也。慮此外必有異案良方,可以拯人,可以壽世者,輯而傳焉,當高出語錄陳言萬萬。而乃諱而不宣,甘捨神奇以就臭腐,在理學中未必增一僞席,而方伎中轉失一眞人矣。豈不悖哉!豈不惜哉!
 
返回

 

Copyright© 2010 yigw.sntcm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中医药大学《医古文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 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 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107837 位嘉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