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7年09月20日星期三八月初一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原文类编
重点注释
阅读理解
白话译文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文注译 > 原文类编
病家兩要說
病家兩要說
明·張介賓
 
醫不貴於能愈病,而貴於能愈難病;病不貴於能延醫,而貴於能延眞醫。夫天下事,我能之,人亦能之,非難事也;天下病,我能愈之,人亦能愈之,非難病也。惟其事之難也,斯非常人之可知;病之難也,斯非常醫所能療。故必有非常之人,而後可爲非常之事;必有非常之醫,而後可療非常之病。第以醫之高下,殊有相懸。譬之升高者,上一層有一層之見,而下一層者不得而知之;行遠者,進一步有一步之聞,而近一步者不得而知之。是以錯節盤根,必求利器;《陽春白雪》,和者爲誰?夫如是,是醫之於醫尚不能知,而矧夫非醫者!昧眞中之有假,執似是而實非。鼓事外之口吻,發言非難;撓反掌之安危,惑亂最易。使其言而是,則智者所見略同,精切者已算無遺策,固無待其言矣;言而非,則大隳任事之心,見幾者寧袖手自珍,其爲害豈小哉!斯時也,使主者不有定見,能無不被其惑而致誤事者,鮮矣!此浮言之當忌也。
又若病家之要,雖在擇醫,然而擇醫非難也,而難於任醫;任醫非難也,而難於臨事不惑,確有主持,而不致朱紫混淆者之爲更難也。倘不知此,而遍聽浮議,廣集羣醫,則騏驥不多得,何非冀北駑羣?帷幄有神籌,幾見圯橋傑豎?
危急之際,奚堪庸妄之誤投?疑似之秋,豈可紛紜之錯亂?一著之謬,此生付之矣。以故議多者無成,醫多者必敗。多,何以敗也?君子不多也。欲辨此多,誠非易也。然而尤有不易者,則正在知醫一節耳。
夫任醫如任將,皆安危之所關。察之之方,豈無其道?第欲以愼重與否觀其仁,而怯懦者實似之;穎悟與否觀其智,而狹詐者實似之;果敢與否觀其勇,而猛浪者實似之;淺深與否觀其博,而強辯者實似之。執拗者若有定見,誇大者若有奇謀。熟讀幾篇,便見滔滔不竭;道聞數語,謂非鑿鑿有憑?不反者,臨涯已晚;自是者,到老無能。執兩端者,冀自然之天功;廢四診者,猶暝行之瞎馬;得穩當之名者,有躭閣之誤;昧經權之玅者,無格致之明。有曰專門,決非通達,不明理性,何物神聖?又若以己之心度人之心者,誠接物之要道。其於醫也則不可,謂人己氣血之難符;三人有疑從其二同者,爲決斷之玅方。其於醫也亦不可,謂愚智寡多之非類。凡此之法,何非徵醫之道?而徵醫之難,於斯益見。然必也小大方圓全其才,仁聖工巧全其用,能會精神於相與之際,燭幽隱於玄冥之間者,斯足謂之眞醫,而可以當性命之任矣。惟是皮質之難窺,心口之難辨,守中者無言,懷玉者不衒,此知醫之所以爲難也。故非熟察於平時,不足以識其蘊蓄;不傾信於臨事,不足以盡其所長。使必待渴而穿井,鬥而鑄兵,則倉卒之間,何所趨賴?一旦有急,不得已而付之庸劣之手,最非計之得者。子之所愼,齋戰疾。凡吾儕同有性命之慮者,其毋忽於是焉!噫!惟是伯牙常有也,而鍾期不常有;夷吾常有也,而鮑叔不常有。此所以相知之難,自古苦之,誠不足爲今日怪。倘亦有因予言而留意於未然者,又孰非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亂治未亂之明哲乎!惟好生者略察之!
 
返回

 

Copyright© 2010 yigw.sntcm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中医药大学《医古文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 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 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107841 位嘉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