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7年09月20日星期三八月初一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原文类编
重点注释
阅读理解
白话译文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文注译 > 原文类编
鑒藥
鑒藥
唐·劉禹錫
 
劉子閒居,有負薪之憂,食精良弗知其旨,血氣交沴,煬然焚如。客有謂予:“子病,病積日矣。乃今我里有方士淪跡於醫,厲者造焉而美肥,輒者造焉而善馳,矧常病也?!將子詣諸!”
予然之,之醫所。切脈觀色聆聲,參合而後言曰:“子之病其興居之節舛、衣食之齊乖所由致也。今夫藏鮮能安穀,府鮮能母氣,徒爲美疢之囊橐耳。我能攻之。”乃出藥一丸,可兼方寸,以授予曰:“服是足以瀹昏煩而鉏蘊結,銷蠱慝而歸耗氣。然中有毒,須其疾瘳而止。過當則傷和,是以微其齊也。”予受藥以餌,過信而骽能輕,痹能和;涉旬而苛癢絕焉,抑搔罷焉;踰月而視分纖,聽察微,蹈危如平,嗜糲如精。
或聞而慶予,且鬨言曰:“子之獲是藥幾神乎!誠難遭已。顧醫之態,多嗇術以自貴,遺患以要財。盍重求之?所至益深矣!”予昧者也,泥通方而狃旣效,猜至誠而惑勦說,卒行其言。逮再餌半旬,厥毒果肆,岑岑周體,如痁作焉。悟而走諸醫,醫大吒曰:“吾固知夫子未達也!”促和蠲毒者投之。濱於殆,而有喜。異日進和藥,乃復初。
劉子慨然曰:“善哉醫乎!用毒以攻疹,用和以安神,易則兩躓,明矣。苟循往以禦變,昧於節宣,奚獨吾儕小人理身之弊而已!”
返回

 

Copyright© 2010 yigw.sntcm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中医药大学《医古文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 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 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107836 位嘉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