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7年09月20日星期三八月初一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原文类编
重点注释
阅读理解
白话译文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文注译 > 原文类编
《溫病條辨》敘
《溫病條辨》敘
清·汪廷珍
 
昔淳于公有言:人之所病,病病多;醫之所病,病方少。夫病多而方少,未有甚於溫病者矣。何也?六氣之中,君相兩火無論已,風濕與燥無不兼溫,惟寒水與溫相反,然傷寒者必病熱。天下之病孰有多於溫病者乎?!方書始於仲景。仲景之書專論傷寒,此六氣中之一氣耳。其中有兼言風者,亦有兼言溫者。然所謂風者,寒中之風;所謂溫者,寒中之溫:以其書本論傷寒也。其餘五氣,概未之及,是以後世無傳焉。雖然,作者謂聖,述者謂明。學者誠能究其文,通其義,化而裁之,推而行之,以治六氣可也,以治內傷可也。亡如世鮮知十之才士、以闕如爲恥,不能舉一反三,惟務按圖索驥。
     蓋自叔和以下,大約皆以傷寒之法療六氣之疴,禦風以絺,指鹿爲馬,迨試而輒困,亦知其術之疏也。因而沿習故方,略變藥味,沖和、解肌諸湯紛然著錄。至陶氏之書出,遂居然以杜撰之傷寒,治天下之六氣。不獨仲景之書所未言者不能發明,並仲景已定之書盡遭竄易。世俗樂其淺近,相與宗之,而生民之禍亟矣。又有吳又可者,著《瘟疫論》,其方本治一時之時疫,而世誤以治常候之溫熱。最後若方中行、喻嘉言諸子,雖列溫病於傷寒之外,而治法則終未離乎傷寒之中。惟金源劉河間守眞氏者,獨知熱病,超出諸家。所著六書,分三焦論治,而不墨守六經,庶幾幽室一鐙,中流一柱。惜其人樸而少文,其論簡而未暢,其方時亦雜而不精;承其後者又不能闡明其意,裨補其疏。而下士聞道若張景岳之徒,方且怪而訾之。於是,其學不明,其說不行。而世之俗醫遇溫熱之病,無不首先發表,雜以消導,繼則峻投攻下,或妄用溫補,輕者以重,重者以死。倖免則自謂己功,致死則不言己過。卽病者亦但知膏肓難挽,而不悟藥石殺人。父以授子,師以傳弟。舉世同風,牢不可破。肺腑無語,冤鬼夜嗥,二千餘年,略同一轍,可勝慨哉!
    我朝治洽學明,名賢輩出,咸知溯原《靈》、《素》,問道長沙。自吳人葉天士氏《溫病論》、《溫病續論》出,然後當名辨物。好學之士,咸知向方。而貪常習故之流,猶且各是師說,惡聞至論。其粗工則又略知疏節,未達精旨,施之於用,罕得十全。吾友鞠通吳子,懷救世之心,秉超悟之哲,嗜學不厭,研理務精,抗志以希古人,虛心而師百氏;病斯世之貿貿也,述先賢之格言,攄生平之心得,窮源竟委,作爲是書。然猶未敢自信,且懼世之未信之也,藏諸笥者久之。予謂學者之心,固無自信時也。然以天下至多之病,而竟無應病之方,幸而得之,亟宜出而公之。譬如拯溺救焚,豈待整冠束髮?!況乎心理無異,大道不孤,是書一出,子雲其人必當旦暮遇之,且將有闡明其意、裨補其疏、使夭札之民咸登仁壽者。此天下後世之幸,亦吳子之幸也!若夫《折楊皇荂》,听然而笑;《陽春白雪》,和僅數人,自古如斯 。知我罪我,一任當世,豈不善乎?!吳子以爲然 ,遂相與評騭而授之梓。
嘉慶十有七年壯月旣望,同里愚弟汪廷珍謹序。
返回

 

Copyright© 2010 yigw.sntcm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中医药大学《医古文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 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 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107840 位嘉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