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7年09月20日星期三八月初一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原文类编
重点注释
阅读理解
白话译文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文注译 > 原文类编
《良方》自序

 

 

《良方》自序
 
北宋·沈括
 
    予嘗論治病有五難:辨疾、治疾、飲藥、處方、別藥,此五也。
 
    今之視疾者,惟候氣口六脈而已。古之人視疾,必察其聲音、顏色、舉動、膚理、情性、嗜好,問其所為,考其所行,已得其大半,而又徧診人迎、氣口、十二動脈。疾發于五藏,則五色為之應,五聲為之變,五味為之偏,十二脈為之動。求之如此其詳,然而猶懼失之。此辨疾之難,一也。
 
    今之治疾者,以一二藥,書其服餌之節,授之而已。古之治疾者,先知陰陽運曆之變故,山林川澤之竅發。而又視其人老少、肥瘠、貴賤、居養、性術、好惡、憂喜、勞逸,順其所宜,違其所不宜。或藥,或火,或刺,或砭,或湯,或液,矯易其故常,捭摩其性理,擣而索之,投幾順變,間不容髮。而又調其衣服,理其飲食,異其居處,因其情變,或治以天,或治以人。五運六氣,冬寒夏暑,暘雨電雹,鬼靈厭蠱,甘苦寒溫之節,後先勝復之用,此天理也。盛衰強弱,五藏異稟,循其所同,察其所偏,不以此形彼,亦不以一人例衆人,此人事也。言不能傳之於書,亦不能喻之於口,其精過於承蜩,其察甚於刻棘。目不捨色,耳不失聲,手不釋脈,猶懼其差也。授藥遂去,而希其十全,不其難哉?此治疾之難,二也。
 
    古之飲藥者,煑煉有節,飲啜有宜。藥有可以久煑,有不可以久煑者;有宜熾火,有宜溫火者。此煑煉之節也。宜溫宜寒,或緩或速;或乘飲食喜怒,而飲食喜怒爲用者;有違飲食喜怒,而飲食喜怒爲敵者。此飲啜之宜也。而水泉有美惡,操藥之人有勤惰。如此而責藥之不效者,非藥之罪也。此服藥之難,三也。
 
    藥之單用爲易知,藥之複用爲難知。世之處方者,以一藥爲不足,又以衆藥益之。殊不知藥之有相使者,相反者,有相合而性易者。方書雖有使佐畏惡之性,而古人所未言,人情所不測者,庸可盡哉!如酒之於人,有飲之踰石而不亂者,有濡吻則顚眩者;漆之於人,有終日摶漉而無害者,有觸之則瘡爛者。焉知藥之於人,無似此之異者?此稟賦之異也。南人食猪魚以生,北人食猪魚以病,此風氣之異也。水銀得硫磺而赤如丹,得礬石而白如雪。人之欲酸者,無過於醋矣;以醋爲未足,又益之以橙,二酸相濟,宜甚酸而反甘。巴豆善利也,以巴豆之利爲未足,而又益之以大黃,則其利反折。蟹與柿,嘗食之而無害也。二物相遇,不旋踵而嘔。此色爲易見,味爲易知,而嘔、利爲大變,故人人知之。至於相合而之他藏,致他疾者,庸可易知耶?如乳石之忌參、朮,觸者多死;至於五石散則皆用參、朮,此古人處方之妙,而人或未喻也。此處方之難,四也。
 
    醫誠藝也,方誠善也,用之中節也,而藥或非良,其奈何哉!橘過江而爲枳,麥得濕而爲蛾,雞踰嶺而黑,鸜鵒踰嶺而白,月虧而蚌蛤消,露下而蚊喙坼,此形器之易知者也。性豈獨不然乎?予觀越人藝茶畦稻,一溝一隴之異,遠不能數步,則色味頓殊;况藥之所生,秦、越、燕、楚之相遠,而又有山澤、膏瘠、燥濕之異稟,豈能物物盡其所宜?又《素問》說:陽明在天,則花實戕氣;少陽在泉,則金石失理。如此之論,採掇者固未嘗晰也。抑又取之有早晚,藏之有日良焙;風雨燥濕,動有槁暴。今之處藥,或有惡火者,必日之而後咀,然安知採藏之家不常烘煜哉?又不能必。此辨藥之難,五也。
 
    此五者,大概而已。其微至於言不能宣,其詳至於書不能載,豈庸庸之人而可以易言醫哉?
 
    予治方最久。有方之良者,輒爲疏之。世之爲方者,稱其治效,常喜過實。《千金》、《肘後》之類,猶多溢言,使人不敢復信。予所謂良方者,必目睹其驗,始著於篇,聞不預也。然人之疾,如向所謂五難者,方豈能必良哉?一睹其驗,卽謂之良,殆不異乎刻舟以求遺劍者!予所以詳著其狀於方尾,疾有相似者,庶幾偶值云爾。篇無次序,隨得隨註,隨以與人。拯道貴速,故不暇待完也。
 
 
返回

 

Copyright© 2010 yigw.sntcm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中医药大学《医古文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 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 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107793 位嘉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