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2017年09月20日星期三八月初一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原文类编
重点注释
阅读理解
白话译文

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文注译 > 原文类编
孫思邈傳

 

 

孫思邈傳
 
 
《舊唐書》
 
 
    孫思邈,京兆華原人。通百家說,善言老子、莊周。周洛州總管獨孤信見其少,異之,曰:“聖童也,顧器大難爲用爾!”及長,居太白山。隋文帝輔政,以國子博士召,不拜。密語人曰:“後五十年有聖人出,吾且助之。”太宗初,召詣京師。年已老,而聽視聰瞭,帝嘆曰:“有道者!”欲官之,不受。顯慶中,復召見,拜諫議大夫,固辭。上元元年,稱疾還山。高宗賜良馬,假鄱陽公主邑司以居之。
 
    思邈於陰陽、推步、醫藥無不善,孟詵、盧照鄰等師事之。照鄰有惡疾,不可爲,感而問曰:“高醫愈疾奈何?”答曰:“天有四時五行、寒暑迭居,和爲雨,怒爲風,凝爲霜雪,張爲虹蜺,天常數也;人之四支五藏,一覺一寐,吐納往來,流爲榮衛,章爲氣色,發爲音聲,人常數也。陽用其形,陰用其精,天人所同也。失則蒸生熱,否生寒;結爲瘤贅,陷爲癰疽;奔則喘乏,竭則燋槁;發乎面,動乎形。天地亦然:五緯縮盈,孛彗飛流,其危診也;寒暑不時,其蒸否也;石立土踴,是其瘤贅;山崩土陷,是其癰疽;奔風暴雨其喘乏,川瀆竭涸其燋槁。高醫導以藥石,救以砭劑;聖人和以至德,輔以人事,故體有可愈之疾,天有可振之災。”
 
    照鄰曰:“人事奈何?”曰:“心爲之君,君尚恭,故欲小。《詩》曰:‘如臨深淵,如履薄冰。’小之謂也;膽爲之將,以果決爲務,故欲大。《詩》曰‘赳赳武夫,公侯幹城。’大之謂也;仁者靜,地之象,故欲方。《傳》曰:‘不爲利回,不爲義疚。’方之謂也;智者動,天之象,故欲圓。《易》曰‘見機而作,不俟終日。’圓之謂也。”
 
    復問養性之要,答曰:“天有盈虛,人有屯危。不自愼,不能濟也,故養性必先知自愼也。愼以畏爲本,故士無畏則簡仁義,農無畏則墮稼穡,工無畏則慢規矩,商無畏則貨不殖,子無畏則忘孝,父無畏則廢慈,臣無畏則勳不立,君無畏則亂不治。是以太上畏道,其次畏天,其次畏物,其次畏人,其次畏身。憂於身者不拘於人,畏於己者不制於彼,愼於小者不懼於大,戒於近者不侮於遠。知此則人事畢矣。”
 
    初,魏徴等修齊、梁、陳、周、隋等五家史,屢咨所遺,其傳最詳。永淳初卒,年百餘歲。遺令薄葬,不藏明器,祭去牲牢。
 
 
 
返回

 

Copyright© 2010 yigw.sntcm.edu.cn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中医药大学《医古文》精品资源共享课程 版权所有 技术支持:新势力网络 
您是访问本站的第 107783 位嘉宾